博客

自然成长和智慧教育(5):基本关系模式

自然成长和智慧教育(5):基本关系模式


不管是“自然农耕”还是如今的“农业科技化”,可以说,自农业诞生之时,作为“动物”的人,便生出了“选种”的思维来。或者说,当有了“选种”的想法,才使得农业发展有了可能性。而达尔文先生不过是将这个“择优”意识放大了,把“选种”的掌控的权力,上缴给一个挂名的“自然”。
在上万年甚至上亿年的时间追溯中,今天,还想着自己乃属“动物”一种的“人”,如何去理解在“人”诞生之前便已经存在的那个“五官”无法感知的“自然”呢?所以,与其说这个“自然”是一种真实存在,不如说“自然”这个词汇本身不过是“人”为了方便,臆化而成的一个概念罢了。
如果说,“人”作为一种群居动物,还会像其他很多群居动物一样,通过近似拼死的斗争而产生“领头者”,但至少,这个拼斗的方式可以被看作成一个“交互”的方式。
然而,在这个“选择”和“被选择”的关系模式中, “选择者”被不容置疑地置于高位,它们只根据自己制定的选择标准,严格把控了优秀、平庸和劣质的等级筛选。并且,在这个既定模式里,“人”——动物的一种——将作为原始建模的“人”、“种籽”的单向关系推向了极致,移至“人”的族群。无论是“王侯将相宁有种乎”的疑问,还是“君权天(神)授”的历史,都不过是这个意识模式的具体显现。而时至今日,它仍然化作各种样子充斥在我们思维的各个维度,未曾褪色。你可能听到:小T说,“班主任说的,成绩好的同学才有资格当班长。”
大N:“咳!我们学校也是!”
小N:“这有什么不对吗?”
形象一点看,小T、小N和大N好像全在一个麦田里。
某一天,小N的父亲冷静地说:“闭嘴!我是你爸,你当然得听我的。”那个时刻,N爸的意识让他成了绝对的“选择者”。
还有一天,大N爬上房顶欲跳楼自尽,因为这是他第三次高考落榜了。当N把自己当作“麦子”,不被收割N就不会成为高级馒头。
当众人无可奈何地叹息之时,常常忘记了自己并不属于植物,全然被动的行为表达是一个属于高级生命的那一部分被剥夺的状态——以达尔文生命是从低级生命向高级生命进化的观点去看的话。而当“人”做回动物,至少可以焕发出动物自我能动的天性。这差不多便是文艺复兴中所谓思想要“解放”部分吧! 

 

 


注:
 
1/ 本文的著作权归安秋子女士所有,若转载本文请先获得允许,可直接联系安秋子女士本人(annqiu21在iskool.info)。
2/ 博客所用图片来自网络。版权属于原作者。若引用不妥,请留言告知,尽量在第一时间撤用。

召集中…

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

☆☆☆☆☆  急召:

翻译、摄影爱好者,无论段位。

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

☆☆☆ 共建者:

对非主流教育有兴趣做研究的年青人;

对自主学习的实践有经验的大、小朋友;

愿意和大家分享的自己知识和见解的;

希望参与共学社会建设的搞事情的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