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客

自然成长和智慧教育(2):视人为动物,必见之天性

自然成长和智慧教育(2):视人为动物,必见之天性


在被西方思想浸染的现代教育界,“放养”这一教育思想的鼻祖,当属撰写《爱弥儿》的法国人卢梭了。他在十八世纪写下的下面这段话,恐怕还是会让二十一世纪的很多中国家长都目瞪口呆吧!

    “Give your scholar no verbal lessons; he should be taught by experience alone; never punish him, for he does not know what it is to do wrong; never make him say, 'forgive me,' for he does not know how to do you wrong.” (P56)(1)


这里不做学术上的纠结。用大实话来解释,差不多是这个意思:

    小兔仔子们,没有碰壁、受罪,就不知道个死活。老兔崽子们,操个什么闲心,整天唠里唠叨、教这教那的,鸡毛掸子其实打扰着兔崽子们自自然然地长大。


还有一个不容忽视的提前,就是:“放养人,自己就是动物”。

假设:人属于动物;
那么:人就应该有动物所有基本特质。且人所有的特质,动物们都有。

这个逻辑是否周全姑且不谈,但这样的推导是普遍为我们所接受的吧?!

那么,我们下面罗列一些动物的属性,来看看自己是否活得如动物吧!


 首先:动物的一生中,都有极为强烈的生存主动性,并且,打一出生到自然死亡,这个主动性都必须时刻保持着。

飞奔追赶羚羊的非洲豹拿出了时速百公里的劲道。
蝉蛹化蝶具备突破自我桎梏的勇气。
从海逆流的鳗鱼,抗衡着外部压力。

当然,这里必须很清楚地定义为野生动物。不是动物园中被饲养的狮子和狗熊,更不是等待成为做成汉堡主材料的猪和鸡。

这一主动的特性,似乎可以理解为是生命的本质,即便是在这头超龄的大黄牛身上,我们也可以瞥见它每日出耕的奋力

 

其次,动物们对周遭有着强烈的敏感和知觉。
短暂的繁花时节,蜜蜂不会错过采集的工作;它们不光凭着嗅觉飞向花丛,还能辨识哪些是盛开有料的花朵。
北方的春天,又能看到去年秋后远离的燕子归来;它们靠着对磁场的感应,可以精准定位。
地震前夕,白天躲起来的老鼠们,不管不顾地、大摇大摆地、成群结队地过街逃命,靠着是对次声波的感知力做这样的行动决定。
就算是放养的雄鸡,只有没有“周扒皮”,每日清晨也会准点打鸣报晓。

任何待捕、待杀的动物,都会感知到自己生命所受到的威胁。羚羊会逃、鱼会挣扎、蓄养的牛会落泪。
更有甚者,会和周遭相合,形成所谓的保护色,或索性拟态伪装起来。

无论是视觉强还是听觉厉害;不管是嗅觉敏锐还是身体机敏;都是为了保存生命或者种群的繁衍。因而,我们肯定地说,这种感知力是生命的最初基调。

再次,动物是有学习能力的。
从生活的环境中如何获得食物,恐怕是它们最大的学习目的了。主要的学习方法是不断地尝试,不断地纠错,反反复复,直到达成目标。野生动物对于YES/NO的判别,是根据周遭所给予反馈而获得的。
动物与环境的和谐相处,在十九世纪著名的博物学家“达尔文”的眼里,是动物“生活之所”选择并决定了它的“居民”们。他的这个观点,在当时,冲破了人类价值观的最后一道断垣。

 


注:
(1)本系列文章的框架是基于原英语论文,将会出现一些英语原文,恳请读者补充中文译文。

(2)本文的著作权归安秋子女士所有,若转载本文请先获得允许,可直接联系安秋子女士本人(annqiu21在iskool.info)。
(3)博客所用图片来自网络。版权属于原作者。若引用不妥,请留言告知 ,尽量在第一时间撤用。

召集中…

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

☆☆☆☆☆  急召:

翻译、摄影爱好者,无论段位。

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

☆☆☆ 共建者:

对非主流教育有兴趣做研究的年青人;

对自主学习的实践有经验的大、小朋友;

愿意和大家分享的自己知识和见解的;

希望参与共学社会建设的搞事情的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