博客

自然成长和智慧教育(1):奇牛范式

自然成长和智慧教育(1):奇牛范式


老甲问:“牛的平均寿命是多长?”、“海龟的平均寿命有多长?”
便问:“你知道鸡的平均寿命吗?”
老甲道:“鸡是被饲养要宰杀来吃的。”
又问:“那野鸡呢?”
老甲未答,拿了一则编辑过的帖子说:“你看,牛的平均寿命是15年。这头牛活了40年。”
“哦?”原来是一部纪录片Old Partner, 《老伙计》(又译为《牛铃之声》)的主人公,一头耕地的大黄牛。

看完帖子,感到那可是个自然死亡的生命奇迹了。

  谈教育为什么要说这个生命奇迹呢?暂将问题放一边。还是想知道,如果鸡自自然然地活着,能活多久呢?还有猪、鸭、鱼等等被人类饲养当作食物的那些生命,它们本可以活多久呢?

  这是一个生命问题吗?当然是的。

  这个问题的本质是:为什么畜类活不到本该活到的年纪,自然地死亡?是因为它们在被饲养前就被定义为食物。于是,我们根据食物的标准去对待它们。

  绝大多数的生物学者、还有我们的教课书,都在迫使我们认识到,人的生命,其实和动物一般。人,属于动物界、脊索动物门、哺乳纲、灵长目、人科、人属、智人。又从基因的角度说明,我们和大猩猩的相似度高达98.8%。

  暂且不说这些数据和看法是不是周全,但要说,其影响是极为深刻的,其深刻的程度恐怕用fundamentally一词表述更为准确一些吧。语言中所指向的“兔崽子”,以及“崽”和“仔”的同音现象,或者英语中的“kid”一词,大概都能从历史和文化的角度瞥见这样的定义。

  那么,我们能否将学校教育和养殖类比呢?这是一个很有趣的思考题。因为,区别于学校教育的形式,如今生出了一个流行词:“放养”。似乎也没有脱离这么一个范式:人从小长大的过程,等同于动物从小长大的过程。大家似乎都盼望着出现活过40岁耕牛这般的奇才。

 

 


注:

(1)本文的著作权归安秋子女士所有,若转载本文请先获得允许,可直接联系安秋子女士本人(annqiu21在iskool.info)。
(2)博客所用图片来自网络。版权属于原作者。若引用不妥,请留言告知 ,尽量在第一时间撤用。

召集中…

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

☆☆☆☆☆  急召:

翻译、摄影爱好者,无论段位。

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

☆☆☆ 共建者:

对非主流教育有兴趣做研究的年青人;

对自主学习的实践有经验的大、小朋友;

愿意和大家分享的自己知识和见解的;

希望参与共学社会建设的搞事情的人。